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一米兼职 > 大阳乡 > 正文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历史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8-0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周孝王十三年(前885),周封在 渭之间养马有功的赢非子为附庸,在秦建邑,号赢秦(邑在今张家川镇瓦泉村)。秦昭襄王二十八年(前279),秦设陇西郡,郡治狄道(今甘肃临洮),今张家川县属陇西郡。

  2、西汉沿袭秦制,实行郡县二级制。汉武帝元鼎三年(前114),置天水郡,辖16县,其中陇县(治今张家川县城)在今县境。武帝元封五年(前106),置监察性质的刺史部13州,陇县属凉州刺史部天水郡辖。

  3、东汉光武帝建武十八年(42),改王莽所置州牧为刺史,凉州刺史部②驻陇县(今张家川县城)。明帝永平十七年(74),天水郡改称汉阳郡,辖13县,撤清水、戎邑道并入陇县。灵帝中平五年(188),凉州刺史部由陇县迁冀县(今甘谷)。

  4、三国魏实行州、郡、县三级制。三国初,魏复置清水县,撤陇县并入清水县。属广魏郡。之后张家川再未置县,今县大部属清水县、秦安县辖。

  5、金太宗天会八年(1130),今张家川县分属秦州之冶坊(治今清水县黄门乡)、陇城(治今秦安县陇城乡)二县。

  6、元世祖至元七年(1270),撤陇城县并入秦安县,撤冶坊并入清水县。今张家川县分属秦州之清水、秦安两县辖。

  8、民国2年(1913)3月,推行省、县两级制,暂存道制。今张家川县大部分属甘肃省陇南道之清水、秦安两县辖。24年(1935),甘肃省设立行政督察区,今张家川县大部属省第四行政督察区之清水、秦安县辖。

  9、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今张家川县分属天水分区行政督察区之清水、秦安县辖。1951年4月,天水分区行政督察区改称天水区。1953年7月6日,析清水、秦安、庄浪、陕西陇县37乡合并成立张家川回族自治区(1955年6月改称县),属天水区。

  1958年12月,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清水县合并,置清水回族自治县。1961年12月,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清水县分设。1969年10月至2006年,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先后属天水专区、天水地区、天水市管辖。

  马进西(1867-1940),字锐恒,回族,马化龙之次孙,宁夏金积堡人,中国伊斯兰教哲赫忍耶门宦南川道堂创建人。清穆宗同治十年(1871)宁夏回民反清斗争失败后,马化龙全家三百余口人罹难,马进西、马进成以年幼幸免于死。

  张家川县龙山镇人,毕业于张家川县第二中学。世界知名机器人专家。现在美国海军研究生院电机与计算机工程系任(终身)正教授。国际机器人与自动化学会常务委员会的成员之一,现任国际机器人与自动化学会财政主管。

  甘肃张家川人,自幼酷爱艺术。从上世纪70年代迄今,在国内70多家刊物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论文、歌词、歌曲等文学、文艺和音乐作品逾百万字。以张家川“花儿”风格为主的音乐作品多首(部)排演并在县、市、省演出或在国内获奖,文学、书法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奖或展出。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隶属于甘肃省天水市,位于甘肃省东南部,天水市东北部,东接陕西省陇县,南邻清水县,西连秦安县,北毗华亭、庄浪县。

  公元前279年(秦昭襄王二十八年),秦设陇西郡,郡治狄道(甘肃临洮),张家川县属陇西郡。

  汉武帝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置天水郡,辖16县,其中陇县(治张家川县城)在县境。武帝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置监察性质的刺史部13州,陇县属凉州刺史部天水郡辖。

  东汉光武帝建武十八年(公元42年),改王莽所置州牧为刺史,凉州刺史部驻陇县(张家川县城)。明帝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天水郡改称汉阳郡,辖13县,撤清水、戎邑道并入陇县。灵帝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凉州刺史部由陇县迁冀县(甘谷)。

  三国魏实行州、郡、县三级制。三国初,魏复置清水县,撤陇县并入清水县。属广魏郡。之后张家川再未置县,县大部属清水县、秦安县辖。

  蚕豆,是张家川的优势经济作物之一,主要种植于东部5乡,颗粒大、蛋白质含量高 、味美质优、营养丰富。

  ,种植于县境内东部的马鹿、阎家、平安、张棉、恭门5乡(镇),是张家川的传统经济作物。 ,俗称“火麻”、桑科,为一年生草本植物,茎梢及中部呈方形,基部呈圆形,皮粗糙有沟纹,被短腺毛,成熟后,割成捆、经水沤、晾晒,将剥离。

  蕨菜,系多年生草本植物,属蕨类凤尾蕨科。产于张家川东部林区及林沿地带。它有羊蕨、牛蕨之分,羊蕨长在阳山,杆细,色呈菜绿,又叫白蕨。

  阿胶,又称“驴皮胶”。系驴皮去毛后用清水熬制而成的黑色胶质块。阿胶是张家川县特有的名贵中药,性平、味甘,含有动物胶、蛋白质等。

  1953年7月6日,张家川回族自治区成立,以清水县北部的张家川、木河、宣化、恭门4区的1镇25乡,秦安县龙山区的龙山、北河、连五、高庙、天宁、赵坡乡,陇城区的五方乡。

  庄浪县金锁区的清真乡和新陇区石桥乡的张棉驿等村以及陕西省陇县马鹿区的马鹿、长宁驿、宝坪乡为张家川回族自治区的行政区域,自治区设6区1镇37乡。7月20日又增设17个乡,全区共辖6区1镇54乡。

  1955年12月缩区并乡,撤销张川、木河两区。经调整,全区设4区1镇29乡,即县直属3乡1镇、龙山区10乡、宣化区7乡、恭门区5乡、马鹿区4乡。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位于甘肃省东南部, 属天水市辖县,东接陕西省陇县,南邻清水县,西连秦安县,北毗华亭、庄浪县。西距省会兰州市378公里,东经陕西省陇县至西安市388公里。

  天水市东北,陇山西麓,属六盘地槽与陇西陆台两大地质构造单位的过渡地带,为六盘山经向构造与秦岭纬向构造接壤处,地理坐标为东经105°54′至106°35′,北纬34°44′至35°11′之间,东西长62公里,南北宽48公里,总面积1311.8平方公里(2010年)。

  截止2016年,张家川回族自治县辖9镇:张家川镇、龙山镇、恭门镇、梁山镇、马关镇、刘堡镇、大阳镇、川王镇、胡川镇,6乡:张棉乡、木河乡、连五乡、平安乡、阎家乡、马鹿乡。

  展开全部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是甘肃东南部惟一的回族聚居区,但回族聚居区的形成,主要还是清穆宗同治年间(1862-1874年)陕甘两省回民反清斗争失败后,清政府把被迫投降的官兵安置到张家川后,形成了回族聚居区。

  张家川从元明开始,已有少量回族居住。依据一些零星史料推断,其一部分是1225年成吉思汗在结束第一次西征时,将被征服国家的“回回”群众编成卫军、亲军、“探马赤军”等,协助蒙古军队作战。或派遣到各地驻防,或在中国的西北部屯兵垦田,日久便散居各地,这些人在内地有的经商、有的从事各种小手工业。其中有一批“回回”便进入张家川定居屯垦。据《元史》记载,元朝因多次移军屯田和军队的不断转移,众多的“回回”军散布西北各地,他们就地驻扎屯垦,亦兵亦农,垦田备战,后因军队编入民籍,成为民户,与当地汉族联姻结亲,有一部分定居生活在张家川地区,从事农业生产。第二部分是据《明史》记载,明成祖永乐年间(1403-1424年),成祖朱隶对海外边远诸国招徕怀柔,使西域贡使、商人由新疆吐鲁番、哈密等地进入河西走廊直至关中,岁岁不绝,且有留居中国的,不仅经商,还定居为农。张家川位居关陇交通过往要道,是农商具茂的地方,一部分商人在经商往来中留居,使张家川逐渐形成了回汉民族杂居的情况。到清代中期,由于一部分回族后裔,先后以投亲靠友、经商开店、做皮毛生意等方式,选择有回民居住的村落和集镇定居,境内汉多回少,有“汉七回三”之说,当时,境内大部分为荒山大林,耕地少、居民稀。群众多以一姓一族为聚居处,形成“大分散、小聚居”的回族村庄,回族人数约占当时总人口的1/4。主要分布在境内东关、西关、上磨、刘堡、梁山一带。

  张家川形成回族聚居区的主要原因是,清穆宗同治年间(1862—1874年)西北回族反清斗争失败后,清政府把被迫投降的官兵安置到甘肃清水、秦安两县境内的张家川镇、恭门镇、龙山镇、胡川、刘堡、平安、张棉驿、川王、连五、梁山、阎家等15个乡镇。他们大多利用已逃亡或迁徙汉民所遗留的村庄或屋舍居住,被安置在张家川的降清回民军共有三部分:一是李得仓部。李得仓在宁夏固原肖河城降清后,其所部“南八营”官兵及群众,共有9.62万人,被安置在张家川的有3.1万人,他们有张家川本地人、礼县盐官人、秦安莲花城人、陕西固关人、陕西巩昌人、甘谷人等。二是崔伟部。清政府将在西宁之役失败后被迫投降的崔伟部,即陕西风翔籍回民军和眷属共1万余人,安插在清水、秦安两县境内的恭门镇、张川镇、龙山镇。他们是陕西凤翔“三十六坊”人、陕西麟游、渭南人、华亭神峪河人、灵台人、陕西澄城人。三是毕大才部。毕大才西宁兵败投降后,被安置在张家川地区的官兵及眷属共有3280人,他们多为泾阳、三原、蓝田人,集中在今连五乡境内。至此,张家川地区的民族成分发生了巨大变化,由以前的汉民多回民少变为回民多汉民少的回族聚居区。此后,陆续又有回族后裔、亲戚因逃荒或经商留居张家川镇、龙山镇、胡川乡、木河乡一带。民国26年(1937)抗日战争爆发后,又有河南的张、马、丁、白等姓皮毛商20多户连同眷属迁到张家川定居,还有因逃荒、经商留居到张家川的外地回族群众。共同形成了一个以张家川镇为中心,人数较多,面积较大的回族聚居区。

  清政府把这几部分回族群众安置到张家川地区后,便计口授田,督其耕种,由官府出资配给农具、耕牛、籽种。耕牛一般是三家或五家一头。同时,清政府还采取各种措施,控制这些新被安插的回族群众。他们曾普遍设立十家长、百家长,由官府直接统辖。并给各户发给良民牌,以备随时检验。当地回族群众不能擅离居处,有事外出者,须经十家长、百家长许可,并由他们上报官府备案。有人擅自外出,十家长、百家长须上报稽查,并予处分;如知情不举,则重加惩处。被安插的回族群众亦不能擅自接纳外来回族群众,有要求前来定居者,即当上报官府,由官府询问后再行决定。

  在贫瘠、偏僻、荒凉和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息于此的张家川回汉人民靠自己的勤劳、勇敢在这块土地上顽强地生息发展了起来,他们征山治水、战天斗地,开发和建设着自己的家园。至1953年7月全县共有人口134645人,其中,回族107716人,占人口总数的80%;汉族26919人,占19.99%;其他民族10人,占0.01%。1964年5月第二次人口普查时,全县共有人口131762人,其中,回族89186人,占人口总数的67.7%;汉族42576人,占32.3%,与1953年相比减少了2883人。1982年后,回族人口有了较大的发展,1990年5月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中,全县总人口数与第三次人口普查相比,八年增加了39692人,增长18.49%,平均每年增加4962人。至2006年,全县共有人口321513人,其中,回族222746人,占人口总数的69.28%;汉族98767人,占人口总数的30.72%。

  口承史料所知,在清同治以前张家川城有东西之分,东城住有张、苏、魏三大姓,西城住有汉族;龙山镇城内汉多回少,在洪、年、桑、李四大姓中,只有李姓才是回族。从这则史料我们分析:清同治以前张家川城的回汉民族存在戒备心理,原因是回汉民族分东西城而居,并非回汉同住一城,可见回汉民族关系因东西城分开而有隔阂。而龙山镇城内的回汉民族以杂居而处,民族关系总的形势是团结。当然,民族关系并非能用简单的事象来表述清楚,而是综合因素的表现,即民族关系的好坏是用不同的事件或因素来表现的。

  在历史上,张家川回汉杂居的状况由来已久,除个别时期发生过民族仇杀外,绝大多数历史时期回汉民族是和睦的。在清同治以前,张家川回汉民族彼此互相援助,解衣送食,表现了亲如兄弟般的民族关系。同治年以后,这种友好关系进一步得到加强。如在清同治元年(1862年)闰八月,陕西固关回民千余人,因受清军和地方团练的胁迫,拔眷离境,越过关山来到张家川上磨村一带,他们向张家川东城的回族兄弟声援并请求收容,而东城内的回族人,恐怕自己卷入是非的浪潮,闭门不纳。固关回族迫不得已在上磨村附近露宿乞食。当时,上磨东山王家堡子的汉族人民,看到固关回族处于背井离乡、缺吃少住的困难境地,于是,便由汉族人王平安出面,一边慰藉固关逃出来的回族百姓,一边动员本村汉族人捐衣、捐面、捐粮油,他们给固关逃难的回族人送去了温暖。固关回族百姓非常感激王家堡的汉族人民,痛恨张家川东城回族人的绝情,于是就编了一首歌谣,来表达自己的复杂心情。这首歌谣唱道:

  骑耕牛、过关山,大营扎在上磨川。张家川人太短见(指东城回族),关城门、藏米面,不如王家堡子王平安。王平安、真好汉,既送油、又送面,大牛拴在门外边。由你吃,由你站(住宿),同甘共苦度患难。

  从这首歌谣所反映的事实看,当时固关回族百姓入甘是迫不得已,主要原因是为了逃避战乱,张家川东城回族人不收纳固关回族人是怕自己受株连,而王家堡的汉族对固关回族的关心,尤其从生活上给予接济是出于同情和怜悯。这样所形成的回汉民族关系是和睦的、友好的,这样的回汉民族能在生活上彼此给予帮助,他们所形成的回汉民族关系对今天都有影响。

  清同治三年,李德仓率众揭竿而起,反抗清朝统治。清政府为了这次起义,调集大军扑向张家川城,张家川城附近和固关的回族被迫集结于城内,他们积极准备应战。当时的统帅李朝顺(后被李德仓所替代)为了阻挠民族仇杀,他不但不主张应战,而且让张家川城内的汉族百姓出城,以免他们遭到涂炭,城内回族响应他的主张放出汉族百姓。这种回汉民族本无宿怨的举措,挽救了张家川城内汉族百姓的性命,同时避免了一场破城后的无谓牺牲。

  当时,在李德仓领导的回族反清起义军队伍中,军营中表现出回汉民族团结的局面,因为许多汉族人民也加入了起义军营,他们与回族一道反抗清朝的血腥统治。据史料记载:“静宁州回目李德仓,盐官回目何士秀率静宁南北及盐官营十万人投诚……张瑞珍按册稽点,实得九万六千二百余人,其中汉民被胁从者三万一千五百余人,遣散回籍。其无归者尚千余人,今在潇何城以北至盐茶、豫旺城一路垦种荒田。”〔1〕(140)从这则史料分析,在李德仓率领的回民起义军中,至少有3万多人为汉族人,汉族人占起义军人数的三分之一以上,这个比例绝不是用胁迫手段所能达到的。这说明,李德仓在长达7年的反清斗争中,很重视自己军队中的民族关系,他注重回汉民族的团结,故此,他的军队中回汉民族精诚团结以抗清。这种回汉民族并肩战斗的历史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另据口承史料,李德仓回到张家川后,附近庄浪县万家沟门有1户汉族人,他把自己的亲生儿子过继给李德仓当嗣子,因此,附近秦安、庄浪的汉族和张家川内部一带的汉族人,每年阴历正月十三都要给李德仓过生日,汉族人自发组织社火队,成群结队、敲锣打鼓到张家川给李德仓贺寿。由于阴历正月十三是另一回民起义人物马化龙遇难的日子,张家川的回族在此日要举行悼念活动,一喜一悲的日子不协调,汉族人就把李德仓的贺寿日改为正月十四日了。这又说明,李德仓在反清起义过程中和返回张家川以后,与当地回汉民族结下了深厚的兄弟情谊。

  在民国时期,张家川回汉民族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那就是团结和睦。值得称道的是,1916年,当龙山镇的回族人修建西清真大寺时,本镇的汉族人王殿垿无偿捐赠125棵椿树和楸树作为建筑材料。等到龙山镇清真寺修建完工后,回族人将王殿垿和他儿子王右箴的名字刻在了奠基石上,每逢“圣纪”和“尔麦里”时,回族人均请他们参加活动。1924年,龙山镇修建西街小学时,在群众捐助白洋1 500元中,王殿垿1人就捐助白洋500元。人们用捐钱购买2亩地皮作校址,修建15间教室、12间职工宿舍,做了55套课桌,才解决了龙山镇回汉儿童的上学问题,同时也解决了附近大阳乡、陇城镇、连五乡、四方乡的回汉儿童入学难问题〔2〕(170)。1929年,某军旅长刘兆祥,派密探了解土匪在张家川的活动,当时在龙山镇西大街马六十九处装成乞丐讨饭,非但未讨到饭,不巧被马雇佣的厨师马世司将一勺面汤泼在来人的脸上,假扮者将此事告给刘旅长,刘旅长立即抓走马六十九,并从马堡抓去回民60余人。刘旅长准备在龙山镇开会借机屠杀回民,此时,王殿垿的儿子王右箴挺身而出。王右箴赶到龙山西大寺,他劝说阿訇张鸿宝去求情救人,但是阿訇胆小怕事不敢去,王右箴经过再三劝说,阿訇才与李成林等人一同去求情。王右箴还劝说刘旅长,抢人的土匪是外地人,龙山镇的回民绝大多数是安分守己的,他以全家几十口人的性命作担保,同时讲述龙山镇一带回汉团结的事情,刘旅长因为有王右箴的担保而放了回族群众。从此以后,龙山镇回汉将此事传为佳话。

  再有,民国时期的马元章、马元超兄弟,他们被当地回汉人称作马大善人、马三善人。原因是,他们能够很好地团结回汉民族。例如,马元章为了缓和因历史上清代的回汉分裂而产生的积怨,他不但揭穿左宗棠“以回制回”的阴谋,消除积怨,而且还主动交结有声望的汉族人士,如张广建、刘尔炘、安维峻等人。他还常常对教民讲“没有回汉的团结,就不可能复兴教门”等话语,每逢宣化岗有“尔麦里”时,凡来朝拜的汉族,他都要亲自出迎,并吩咐侍者以上等筵席招待,汉族人回家时送双份油香。在张家川刘堡、王堡、榆树、连柯等地居住的汉族群众,经常去参加活动,并念叨说“大善人对待我们如对待亲戚”〔3〕(168)。

  笔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在张家川临近的庄浪县韩店一带,汉族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则传说:民国初年,韩店村韩某被张家川杜家村回民米某偷去一头耕牛,韩某追至米家,米拒不承认,韩某上告到张家川镇官府,官吏怕引起矛盾而不予理睬,韩某无奈上宣化岗找马元章,元章亲自接待并问明事由,马元章茶膳招待韩某,并赐银百两,让韩某回家买两头耕牛,耕田种地。韩某回到村庄后,把马元章解决这件事的方法广为宣传,当地汉族赞不绝口,称马元章也是汉族人的大善人。时至今日,这些地方的汉族人还念念不忘马元章的恩情。

  民国3年( 1914年),河南农民起义军白朗部由陕入甘,经过张家川。由于马元超坐镇运筹,他指派代表出面接待白朗部队,使白朗军顺利通过张家川,张家川的回汉群众未受骚扰。民国15年后,陇南地区的社会因受河湟事件的影响,回汉民族互相猜疑,彼此防范,原来安定和谐的回汉民族关系一时趋于紧张。马元超不但从教内竭力疏导,而且他还向汉族群众积极解释,说明张家川回汉民族向来是团结的,并无宿怨,并从中调和回汉民族关系,从而使张家川回汉民族感情趋于融洽,地方得以安定。民国 18年 (1929年),陕甘两省发生饥荒,张家川是重灾区,马元超拿出道堂的存粮,不分回汉民族,一律救赈,他施药贷谷,张家川的回汉民族均受惠至深。在马元超去世后,刘堡一带的汉族群众前来送葬,悼念马元超,从此他被回汉群众称为“三善人”〔4〕。 民国22年( 1934年),陕甘两省官吏、乡绅(以回汉民族为主),以及哲合忍耶各坊清真寺、教民慷慨捐款,在宣化岗山脚下的交叉路口修建碑坊,给马元章、马元超兄弟树碑立传,名为“神道碑”。张家川回汉群众共同悼念马元章、马元超兄弟的活动被一时传为佳话。

  另外,这个时期的回汉民族关系在教育方面也表现出团结局面。如蔡金贵(汉族)在晚年兴办私塾四处(东义学、西义学、王堡义学、刘堡义学),他的这种举措给回汉儿童上学提供了方便;高攀桂(汉族)在自己家中兴办私学,自己担任教师,教学生学习四书五经;马定荣(回族)、李福荣(回族)也同时兴办学校,这些行动都令张家川回汉民族所敬仰。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对历史上的张家川回汉民族关系有如下认识:1.回汉民族交往的密切性。无论是在政治和经济方面,还是在文化和通婚、民族居住等方面,历史上张家川的回汉民族交往都比较频繁和密切。而且,随张家川回汉民族的不断交往,他们交往的密切程度会随社会的变迁有所提高。2.回汉民族关系内容的复杂性。在历史上,张家川回汉民族关系的内容表现在除物质方面的往来以外,还会有意识形态的交往,如价值观、审美观、道德观等,而且这种交往媒介已经影响了当今的民族关系。当然,深层次的宗教信仰也会影响到特定时期的民族关系。3.回汉民族文化的差异性。在张家川,由于汉民族的文化较为发达,回族的传统文化受汉文化影响较大,因此回族受汉文化影响下的民族趋同点在增多。虽然,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经济的发展会加快回汉民族的文化交往,但是,回汉民族的文化差异性会始终存在,正是这些回汉民族文化差异性的存在,才会导致回汉民族误解和矛盾的发生。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回汉民族之间的误解和矛盾,那么这种误解和矛盾进而会发展成民族问题,甚至有可能会出现民族冲突。4.回汉民族关系存在的长期性。民族是一种人类现象,民族还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特别是历史上,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物质基础和精神文明建设还处在较低的发展水平,张家川回汉民族的发展程度就不可能处在同一发展水平,更何况回汉民族间的发展差距是客观存在的。故此,民族存在的长期性便决定了回汉民族关系存在的长期性。5.回汉民族关系地位的重要性。张家川地处陇东南,又是甘肃省东大门的重镇,回汉民族是否团结,会直接影响到局部地区的安定,加之张家川是两省五县(甘肃省的清水、秦安、庄浪、华亭四县,陕西省的陇县)的交界地带,回汉民族关系的好坏直接影响了民族地区的安定。

本文链接:http://tutorialal.com/dayangxiang/42.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